角色介绍:卡戎·莱利

卡戎·莱利


年龄:48(生前)

性别:男

职业:术士

种族:亡灵

爱好:学术研究,解剖,虐待折磨

厌恶:光明,圣光

性格:除了变态的兴趣爱好之外,是一个极度理性,充满手腕的家伙;对于自己所追求之物有着百分之两百的耐性,而且自带中年人(步入老年)的从容

备注:出人意外地是个裁缝,对于缝合的心得不仅限于布料。现在在幽暗城皇家药剂师协会就职,和默特·埃尔德是前同事。长期将默特视为目标(猎物)。


卡戎·莱利,他厌恶光明,喜好黑暗。最憎恶的字眼是圣光。一天之中痛恨的时刻夏季有十五小时、冬日约莫折半。过去,打从黎明的第一刻,他...

炼结
食人暗示、血腥描写、碎刀表现

压切长谷部的悲惨人生
血腥、自毁、性细节描写,意识流致郁向,不知在写啥,慎

死亡的泥水

我的身躯如同一潭死亡的泥水,难起涟漪。
爱抚与亲吻都毫无快乐,就如入口的食物,味同嚼蜡。
我的心灵是空白,只残留最后紧捉不放的感官,那是我艺术的天赋,我自身的敏感。
现在药物要将我杀死,我将犹如榆木,目光空洞。
成为万人中的一个。

牧师 1-6

世界第一好吃的坑

贪婪-迷上亡灵的裙底:

1 无知者

“至善”


***


卡列娜一直相信生与死都是神圣的。人若是活着,那即是拥有权力存活。但人若是死了,他也应该顺从他的命运。

如果有些东西逆反了自然,反抗着最原始的规律,那就会让她阵阵作呕。在她头一回听说亡灵天灾时就是这种感觉了,她绝不会对那些僵尸们产生怜悯,她一直是这样被教育的:被遗忘者就是僵尸,虽然他们可能活着的时候是你的朋友,你的爱人,甚至是你的孩子,但死后他们变成了亡灵后,他们的灵魂就不在躯体里了,恶灵取代了他们原本的灵魂,他们肯定不会记得你的,所以千万不要因为对方是你重要的人而手下留情。

要杀了...

Before Dawn 破晓之前 (承花承)

  • 承花承无差

  • 吸血鬼生存院

  • 捏造设定 

  • 提及空条夫妇



1.

这个故事讲了两个人,中间隔着一扇门,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门板正好够高,挡住他们的视线,只能看到门缝底下的脚尖。


空条承太郎站在门外,这是一个雪天,他的皮鞋鞋底有三分陷在雪地,一些白花花的冰粒黏在黑色的鞋面,跋涉把光漆磨得黯淡。他面对着门,后退一步,门牌上写着花京院,此时他还能听见花京院夫人疑惑地喊自己的儿子,恐怕那位太太和承太郎一样,也没有见过花京院典明大发脾气的模样,然后他听见重重的关门声,从里面传来,承太郎推测关上的是花京院典明的房门。


花京...

节选自痛苦欢愉

迪奥收到了一双以怒火填充的眼睛,那里面仿佛写着一千种他的死法。在黑暗中泛起湖绿的虹膜的东方,他被炫目的千阳暴晒而死;西方,他的心脏打入了基督的十字;南方,炙热不堪的烈火烧他七日;东方,他的颅骨碎裂于承太郎的手下,脑浆和血流进年轻人的指缝中,弄脏他的指甲,是洗不尽的诅咒。还有无尽的方位,承太郎的眼里装着使迪奥纵声大笑的恨意,那本会是恐怖的,但是死亡不在他的信仰中、恐惧也不,万千时空中只有他自己,和承太郎畸形的秘密。这诡秘的亲昵感岂能不令人兴奋?

年轻爱人

现在承太郎三十岁了,他还是动不动就会梦见花京院。承太郎会怪罪自己,十多年间的任何时间里。他知道埃及之旅是每一个人自愿的,但是当时花京院才那么年轻,他才十七岁。那时候他们同年,他不曾怀疑花京院的决定,但是他现在年纪要大多了,他会回想花京院。花京院才那么年轻。在梦里,花京院看起来像是承太郎记忆里的一样,像是那唯一一张照片里的那样。一些梦中,花京院原谅了他,但在更多梦里,他没有。

感谢

前两天写的zqsg文章今天撤下去了,造成了一些当时没有细想的影响,很抱歉。

同时非常感谢留言鼓励我的各位,我没有去想象会收到这么多温柔的话,真的十分感激,每一位。我每一条留言都细细看了,有些不敢于回复,但我很感激地保存。

谢谢。

1/22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