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云炤云无差/现pa)

本子解禁啦。


tw:血腥暴力描写/次要角色死亡


0.

空气中有一股回暖天独有的鱼腥,夹杂着丝丝温吞的凉意自窗缝中灌入,吹到缙云脸上的时候已经卷进了浓厚的血腥味,令人作呕。缙云见惯了人,死活都看得很多,但是此刻姬轩辕的双目不瞑地瞪着天花板上沾着的一泼脑浆,眼白浮现着青灰色,就像是那股腥味,像是死去的鱼,死去的人,也差距不远;姬轩辕算是幸运的,一枪开在脑门上,其他组员则很多是被大刀砍死,开肠破肚的模样就和鱼摊上横竖搁在防水布上的尸体一样,毫无尊严。缙云吐了。怒意和悲伤让他止不住恶心,他丢下了手中顺路带回来的戎冬喜欢吃的烤鸭肠、姬轩辕喜欢的啤酒——现在这些对着死人已经...

好吧

lof不让我做人,转战ao3

带颜色的都走ao3,帐号名xdkk0609

以后就发个更新告知,因为链接贴不了。

完事。

啦啦啦2(云炤云)

现代pa.小甜饼

云炤云无差


1

————————

3.

缙云没有骗人,房间里果然很乱。他出门的时候走得匆忙,胡乱抓了一堆东西塞进旅行袋里,其后果就是要用的东西都没有,证据就在散落一地的杂物上;很显然缙云入住后的第一次出门就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阻拦,找了半天东西还来不及收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巫炤能够想象。

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找到交通方便、价格低下的地点是很难的,初出社会的熊崽子缙云第一次学到了这堂课。好在姬轩辕稍微帮了一点忙,因此他住的地方虽然又破又小,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段。

巫炤进门脱了鞋,不等缙云说什么,已经俯身开始整理东西了。嫘祖是那种出差十天,前脚下飞机...

【云炤】-必入歧途

新、新年快乐(?

一个没有感情的发粮机器:

【古三-云炤云无差互攻群】——除夕歌曲年夜饭活动




-17:00- ⭐ 【必入歧途


作者:  @PWN 


印象歌曲:必入歧途-不才



-云炤,准确地说是缙云残魂x巫炤干尸
-又黑又病,J尸,灵车
-辟邪之力导致的时空乱流下缙云做的一场梦
-单箭头
-慎,慎,慎



欢迎来 熬夜聊天打屁 产粮~ 【七幺八三三五二六零】

被封得死去活来。于是什么都不多说……外链里有警告,点进去看吧。

两篇都很短。


黑与白(炤云炤)


自行车(互攻前提云炤)

啦啦啦(云炤云)

云炤云现paro


设定-


嫘祖巫炤亲姐弟,司危小表妹住在家里——最喜欢巫炤了!


缙云,嫘祖收养的小孩,跟巫炤年龄相仿…其实是养子,但是嫘祖:“我还不想这么早当妈”,于是叫嫘祖姐姐。


姬轩辕,嫘祖的男友,缙云的朋友,巫炤的眼中钉。



故事开始的现在:嫘祖姬轩辕27岁,巫炤缙云17岁,司危5岁。



不虐,快快乐乐谈恋爱,五人过生活,投作者所好的文ooc不讲理。



——



1.


“’不是读书的料‘?!”嫘祖尖叫,或者说,怒吼。巫炤对此平静地事先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杯,让刚泡的热茶幸免于难,眼看着嫘祖把手中的纸条(信)狠狠地...

触碰(云炤云)

云炤云无差


是一个看了 @零凌幺 太太的图突发的短打。太太的图太棒了我写不出百分之一的好(但仍然写了orz)

阿云终于出现了。

———


“巫炤,头发。”缙云闭了一会眼睛才开口,他身上还汗津津地,在烛火中皮肤亮起了光。



巫炤闻言堪堪挪了挪手心,松弛了一下掌心下按住的缙云的白发,他垂下头时,灵视经过了那干枯的千缕细丝,看不出神情,但缙云读出若有所思和些许未展现的忧虑,他却是不如巫炤那般在意,毕竟他有过去的十年以习惯,巫炤却只有…三天?缙云在回到人界时被空间与辟邪的力量搅昏过去,足足睡到几个时辰之前,他不难想象这之间巫炤对着他的身体进行了多少番检...

那个吸血的怪物

·云炤

·看了干尸炤延伸出来的脑洞短打

·双关…三关语,任君感受

·这真的是车,只不过是灵车而已


——


体液是湍急的洪流注入他的体内,却是滚烫,如岩浆,如融化的铁水,将灵魂与生命的火铸炼。



耳鬓厮磨,气息交织,于晴空广阔的天地间,于昼夜悉索的风中,背下枕着落叶,仰面看着一张倾注了所有情绪的脸,飞洒的汗水点缀了暮色的星。



曾经他的身上伏着炽热的躯体,赤裸的皮肤胶着着令西陵的神躬身,手指陷入松软的泥土,指尖触摸到树木的根茎,绵延数里,是大地的血脉。



曾经他们是如此贴近,曾经他与万物的...

遗物

·一个关于最后一战骨笛落在地上,普通的脑洞短打


·不拆月洛,北洛是媒介,基本上还是缙云的部分在搞事情。


·隐晦云炤云无差,cp向也好,友情向也好,深情如此,难一言蔽之。


——


这是个梦,北洛清楚,他在梦境与现实间无数次来回,就算无法如同魇或者寄灵族那样来去自如,但现在他也能多少分辨自己的处境。黑暗中遥远处传来笛音,空茫戚戚,北洛在哪里听过,不知其调,却熟悉莫名。



北洛明白,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梦,这是缙云的梦。



黑暗揭篇,一角掀起后就荡进了无限春光,炫目得令人睁不开眼睛,不知名的飞花联翩,卷进了他...

你不知道我如何成为了怪物

你不知道

我的灵魂进行了多少无用的战争

我的思维跋涉了多少徒劳的辩解



你不知道

天秤的两端需要多少砝码

才能压下无处可去的热情



爱与被爱的渴望在永恒中变态

蜕了泪晶铸成的躯壳

余烬中剩下



孤独



张开它的大嘴

啃噬我的灵魂



你不知道

我如何成为了怪物

1/21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