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Things that are Done Under the Sun

The light, did shimmer. Once, twice, as if the beacon on the wide,twirling sea strikes into the incomer’s eyes. So bright that one may be deluded a dark night could be lightened up. The light that shown in her eyes could have lit up the sky, pierced through the thick cirrus.


It did, in fact, broken...

角色现状记录

阿格斯·范德伦-死亡骑士:死亡。战死疆场,回到了一生不愿再去的诺森德,被艾伦诺尔找到后埋葬。
艾伦诺尔·斯特拉迪瓦里-牧师:存活。因获得萨拉塔斯的力量,成为全知者,与古神部分同化,埋葬阿格斯后失去人格。
纳曼-死亡骑士:存活。作为雇佣兵为女王效力。
里奥尼加-法师:死亡。谋杀术士玛尼后于十字路口旅店又行一起凶杀,被害人数高达七人,因此受到通缉,死于埃因斯与泰妮莎手下。
玛尼-术士:死亡。脑部受损而疯狂,后被里奥尼加谋杀。
泰妮莎-术士:存活。谋杀联盟大元帅安娜塔西娅后获得部落官职,为希瓦纳斯效力。
埃因斯-法师:存活。作为雇佣兵为希瓦纳斯效力,竞技场退役。
安娜塔西娅-法师:存活...

her salvation

曾经所获得的一切已经被死亡判决,无法再被二次给予,哪怕曾经可能,死后也是不可能了,所以甜美万分。一旦已死,所有的曾经都只是她的,只属于她一个人,是无法再被重现的礼物。已死的人,已死的关系,如同沉在深海中的财宝。任由时光洗涮,排山倒海的洪流也无法再撼动已经过去的事物,始终如一——那便是永恒。永恒之物,无人能夺。

“木已成舟,他给我的东西已经给我了,”她感到一阵狂喜,一种胜利的狂喜。她所获得的东西,哪怕是上帝也无法从她这里抢走。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唯一的一份礼物,在这之中,他与她永远结缔。

因此她丝毫不担心。哪怕若他活着,他已经给出去的东西是拿不回来的;他曾经容许她在他的生命里驻扎,此后他离去,眉目间...

死_薛瑶薛

苏涉把薛洋拉回藏身处后,过了约莫有六个时辰金光瑶才现身;太阳从天正中央,一路移到了九泉之下。薛洋伤得太重了,苏涉救不了他,也不该救——薛洋自己也知道,好像根本不记得苏涉的存在似的,连眼睛都没有落在他身上。一开始还有点力气,细碎地咒骂,后来闭着嘴了,眼睛也合上,连一点痛哼都没有,呼吸薄得几乎听不到,若不是煞白的脸唰唰地下汗,苏涉就以为他早死了。

丑时过后金光瑶来了,苏涉给他开门,他刚踏进屋,薛洋的眼睛立刻睁开了,什么也尚未说,金光瑶让苏涉出去。破屋空荡,连张像样的凳子亦无,金光瑶索性坐在薛洋的床边,就着一盏油灯和窗缝泄进来的青色月光看见垂死的青年。薛洋此时也没办法将他赶开,只能由金光瑶顺手将他粘到...

血花_薛瑶薛

如题

薛瑶薛车,互攻,一人一次。

病,病,病,重要的事说三次。两个人都是大坏蛋。

原作金光善之死剧情延伸。是糖。

 点这里


活两百年

你不能说他绝望,因为他如同常人一样进行着生活,起居的事宜,偶尔与人谈情,偶尔像个他的长相显现出来的年轻人那样喝醉酒,偶尔在街头飙车;能够展现出来的生命力,他都有按部就班地去展现,今天也陆续有恶魔被斩在他的剑下,他进行他的工作,与邪恶的势力去斗争,与自己进行斗争,这样的日常已经持续了两百年。

可是若要谈论他的绝望,却也不是毫无意义,没有任何斗争能够免去伤亡:死在他剑下的亡魂,被他留在背后的沙场上,有无数的思绪、念想、渴望,被截成两段,支离破碎,死了一地。他踏着这样的路,往前走,步伐越来越重,越来越慢。如果说他绝望,那他确实放弃了一些事物,两百年的时光不善待他,不会让他轻轻松松,不可能让他轻轻松松。...

ud相关文章归档

稍微给这些年写的ud相关做了个归档,不全。《羔羊与锁》和一些短打和系列故事没有收录。主要是放在wb上的车loft这里很多没有,顺手补档

《任务目标:帮助梅瑞尔·邪风1/1》
配对:脚男/梅瑞尔
分级:NC-17
警告:第二人称、脏兮兮
https://m.weibo.cn/1899478112/4019515529905208

《一场性爱》
配对:脚男/梅瑞尔
分级:NC-17
警告:n/a
https://m.weibo.cn/1899478112/4022163415082570

《治疗药水》
配对:亡灵女牧师/亡灵男盗贼
分级:NC-17
警告:女上位、触手
https://m.weibo.cn/1899478112...

小孩汤

一枚小戴和老奈的短打。
前情提要大概是…呃,懒得写了,反正小戴本来已经挂了,anyway
人类小孩是老奈捡的,养子(大概是吧)
----

戴伊德靠在门框上,奈哲尔此时背对着他,正在给那个捡回来的人类小鬼洗澡。越过牧师的肩膀,戴伊德能看见活的小孩那充满血色、滑溜溜的皮肤。他对小孩没什么感想,毕竟他曾经也是人类,并不是死后便成了必须吃人肉的恶魔或者食尸鬼之类的,所以他除了觉得那脆弱的东西碍事以外,没有特别多的想法(如果不算进对照顾小婴儿占用了奈哲尔的大部分时间的不满的话,确实,他没什么想法)。因此,他只是远远地打量着,偶尔用无关痛痒的言语发泄自己的不悦:“你是打算洗了他今晚加菜?”

“嗯,”奈哲尔几乎是立刻...

The End Time

*multi

*undead male(OC)/Sebille/Ifan/Fane

*bad english


This follows the conversation where the player offers to go with Ifan at the end of the game.


"That's..that's an idea."


Ifan says without looking at you. You sense something is off here, but he pulls you...

一个梦

“我早就不是其他任何身份,我已经当了一百年的守护者,每天都飞过万里山峰、看过万里冰川,我的心在逐渐消失,我很快就不再是人了。我的女王,我知道你很享受逗弄我的乐趣,但是能请你收下吗?”

“我只剩下这点了。”他说完,一只由水晶组成的小精灵从他大块冰晶组成的皮肤中剥落下来,小心翼翼地在她眼前以纤细的双手,举起一点红色的碎晶。那是他余下的,少得可怜的心脏,一角碎渣、带着粉末。只见那小精灵转了转双手,象征他心脏的结晶以那极少的余量,幻化成了一朵薄得几乎透明的水晶红花,在烛光与窗外透进来的月下,发出微弱的光。

小精灵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歪着脑袋,催促她收下。

她一时间无言。

这时,外面丛山之间突然传出犹如擂鼓的怒...

1/23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