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汤

一枚小戴和老奈的短打。
前情提要大概是…呃,懒得写了,反正小戴本来已经挂了,anyway
人类小孩是老奈捡的,养子(大概是吧)
----

戴伊德靠在门框上,奈哲尔此时背对着他,正在给那个捡回来的人类小鬼洗澡。越过牧师的肩膀,戴伊德能看见活的小孩那充满血色、滑溜溜的皮肤。他对小孩没什么感想,毕竟他曾经也是人类,并不是死后便成了必须吃人肉的恶魔或者食尸鬼之类的,所以他除了觉得那脆弱的东西碍事以外,没有特别多的想法(如果不算进对照顾小婴儿占用了奈哲尔的大部分时间的不满的话,确实,他没什么想法)。因此,他只是远远地打量着,偶尔用无关痛痒的言语发泄自己的不悦:“你是打算洗了他今晚加菜?”

“嗯,”奈哲尔几乎是立刻回答了:“炖汤的话还是新鲜的肉骨头比较好。”

“…啊?”戴伊德觉得自己听错了。虽然这个牧师,从来算不上圣光的虔信徒,但也很少丧心病狂;在食尸这事上,甚至比自己还洁癖了一点。他又问了一次,依旧保持着那种刻意而为的冷漠,但他的脚局促地动了动:”炖汤?这就一阵子不见…你除了魔药以外,还打算往烹饪发展了?”

“是啊,有何不可,就算是死人也有享受美食的资格。”奈哲尔的语气平稳,他掬起水冲过那个小鬼头的脑袋,幼小的生命发出了咿咿呀呀的抗议,但显然无效。牧师背着他,而戴伊德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

“死人不需要吃饭。”是术士的回应。他可能自己也没注意到,音量提高了一些,双眼也瞪大了。

“噢,但死人'可以'选择进食,”奈哲尔好像在笑,当他转过头的时候,戴伊德就确定他在笑了,那笑容令年轻的术士不寒而栗。

他不想吃小孩汤。

于是他哼了哼声,似乎厌烦了这对话似地。“老变态,”他骂了一句,刚才进门时的不悦变成了一种更加烦躁的恐怖心情,他决定去外头搓木桩。

奈哲尔没有再管他了,他听见戴伊德的脚步离去,然后在他怀里,被洗干净的小孩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他把一条毛毯裹上那个孩子:“别着凉了,小东西。”

然后他望向窗外雪地里郁闷打桩的戴伊德,笑了,又重复了一遍:“别着凉了,小东西。”

 
评论(3)
热度(11)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