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ie Sixty(D承)

变异人佣兵/小少爷AU

下午四点左右天就只剩下一丝光线了,夜幕将临,风雪呼啸,能见度不出一臂。迪奥很庆幸自己有眼见地霸占了山腰这幢破木屋,否则他们两个就和吉普车一起被埋进雪地了。


迪奥放开破窗帘,把视线从外头收回来(毕竟一片糊也没什么好看的)。那个年轻的小少爷穿着自己扔给他的烂衣物站在屋里的角落,和他中间恨不得隔上十万八千里,承太郎这时候也像古堡上千年放哨的雕像,脸稚气了点,但一双灵绿眼睛锐利地瞪着他,在今天最后一丝太阳照射下泛光。


迪奥嗤笑一声,他本想招手让承太郎过来,后来又作罢,自己走过去;(强迫性地)相处几天后,他对承太郎的性格有了一定了解,年纪虽轻,养尊处优也不假,但不知道是乔斯达家出了什么毛病,这个小的偏偏倔得要命,硬脾气和头驴比也只多不少。


没了太阳后木屋里又更冷了,这里可没有什么炉火能升,估摸着废弃之前本来也只是仓库一类的存在,墙薄,不堵起来的地方就透风。


黑发少年一看他接近,警觉(而徒劳)地抬起脑袋,因为觉得没必要,迪奥根本没绑他,他一副蓄势待发即将扑上来的凶狠劲儿。迪奥见他这样,也不作表示,从衣袋里摸出一块面包扔给他。冻硬了的玩意儿落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咚一声,指不定承太郎若是卯起劲儿就能拿它当武器砸死他呢。


两人都没动,四只眼睛盯着地上的干面包,上头只拿一张几乎发霉的油纸包着,迪奥忘了这是谁给他的。“怎么你不吃,粗粮入不了少爷金口?”迪奥嘲讽,半晌只见承太郎睨他一眼,蹲下去把油纸掀开,年轻人挨坐下,背过去不看迪奥,默不作声地开始吃。


迪奥没再说什么,许是在天寒地冻里他也要节省体力。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北风吹得破房子到处响,一缕微弱的月光艰难地挤进屋里,迪奥垂下头,点了根烟。打火机也被冻得点不着火,他又在手里暖了会儿,这才冒起丝丝星火。青烟缈缈上升,到了半空又散没了,或者只是在黑暗里看不见什么。


他后头吃东西的少爷不作响,过了好一会,迪奥都担心起来是不是意外噎死了。他转身去捉那少年肩膀,旋即被猛然一挥,疏忽了便被承太郎气势汹汹地扑倒在地。迪奥的脸颊被刮了一拳,他偏头啐了一口,手指间夹着的烟还没灭,又吸,缓缓地吐出来,将他和承太郎之间弄得暧昧不清。


他小心抬起双手作出和解的表示,也不管承太郎信是不信,自顾自说:“在这里操你连变种人都要受风寒。”话说得好下流直白,但这话又有它的诚恳之处,贵族少爷显然抖了一下,之后却不进攻了,松开迪奥坐回去墙边。


迪奥爬起来,刚才他碰到承太郎的手,知道嘴硬的青年冻得和块冰似的。人类脆弱极了,脖子和竹签一样一掰就断,稍有闪失,他在拿到赎金前这个娇贵的少爷可能就死了。不由分说,他脱下自己最大件的外套罩在承太郎的脑袋上,按着,直到少年妥协。他再次坐下,两具身体挨在一起,哪怕聊胜于无,也是稍微降低了一点儿冻死的可能性。


 
评论
热度(8)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