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冬段子(冬性转,电影设定,瞎jb写)2

慎呗 






4.


不骗你,郎姆洛是真的想象过巴恩斯温柔贤淑的样子,即使她那时还是冬兵,他也没想到他们真的会结婚。


 


他想,巴恩斯性格上的欠缺八成都是洗脑和冰冻造成的,没了那些,她应该是一个符合她可爱外貌的女人吧。


 


然后真的等洗脑和冰冻都远离了他们的生活后,郎姆洛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不,不是说她不可爱。


 


她的粗口稍微有点多。


 


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女人,在恢复记忆的过程中偶尔会语出惊人。


 


比如吃饭的时候突然爆出一连串的粗口,用以称赞佳肴的美味。


 


同桌的所有人,包括郎姆洛,除了罗杰斯,喷饭的喷饭摔餐具的摔餐具,丝毫没有任何特工素养。


 


“欢迎回来,吧唧。”罗杰斯咽下嘴里的汤,露出一个美国队长式的标准傻笑,亲昵地对巴恩斯说。


 


巴恩斯愉快地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郎姆洛有时候怀疑谁才是她的男朋友。


 


郎姆洛其实不是很在意,只是稍微有点惊讶,好吧,十分惊讶。因为曾经冷着一张脸的冬兵身上,是看不出是个粗口女孩的倪端的。不过除此之外他就一点也不介意了,甚至还觉得巴恩斯很可爱。


 


恋爱傻瓜。罗曼诺夫这样评价他。


 


当然,因为她没有机会看到巴恩斯都是其他什么状况在骂脏话的:就好比做爱的时候,巴恩斯的脏话飙到了新的境界。


 


她——湿漉漉的蓝眼睛噙泪,一头软毛散开来,乱蓬蓬的。柔韧却充满力量的腰背,弯成最诱人的姿态,乳房沉甸甸地垂坠在胸口,她洁白无瑕的皮肤上覆盖着薄汗,透着粉色。


 


伴随这可爱模样的是:操他妈、狗娘养的、杂碎、婊子、鸡、老二……之类的词语,总之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她说不出的。


 


结果就是,郎姆洛脑海中无法停止地回荡起巴恩斯夹杂着抽咽的软糯咒骂,逼迫他灰头土脸地跑去厕所里冷静。


 


5.


在营地里,一个水泥的小隔间,地上戳着一盏露营灯。朗姆洛靠着墙,巴恩斯抱着朗姆洛的脖子吻他的嘴,出任务以来就没刮过的胡子蹭得她嘴唇发红,但她好像不是很在意,而且越吻越激烈,乳房隔着厚重的战斗服压上朗姆洛,然后金属手臂也勾上男人,逼得后者弯下身。

“冬,等等,等等。”朗姆洛在接吻的间隙喊道,不是命令,更像请求。

巴恩斯停下来,一双水润的蓝眼睛疑惑地看着他,暂且还没有什么不满的成分。

朗姆洛觉得让他说出来实在很丢脸,他不期待冬兵能够体谅他,虽然她已经不再是九头蛇的资产,但她的情感统筹系统还没完全恢复,也就是为什么朗姆洛要在任务中陪着她。在两天的奔波和即将要迎来的一场战斗的情景下,他不确定自己还有力气做些有的没的,因此他只好扶住巴恩斯的肩膀:“我很累了。”

“噢。”巴恩斯简短地表达了自己的理解,从他肩膀上下来,拉了下朗姆洛的手。

他靠着墙坐下,盘起腿,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她像只兔子一样蹦进他怀里,一边解掉身上过重的装备,之后安安份份地坐好,身上只剩下吊带背心。

朗姆洛将她细软的头发编成辫子,又把脸埋进她的发丝中,很快地睡了过去。 


 



 
评论(8)
热度(21)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