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yhead

au,原背景au

未成年性暗示

冬寡



死线第一文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脑子被榨得只写得出这种屎一般的玩意儿了

————


娜塔莎·罗曼诺夫在那个时候还不叫黑寡妇。她那年还只是个丫头,刚刚开始生长没有多久。


她最开始长的是个头,从一开始的小个子孤儿蹿到了比多数同龄男孩更高的海拔。那会儿她就开始接一些和性挂钩的任务,虽然她还没长胸部,但总有人口味就那么特殊,抱着她一双洁白光滑的长腿像是患上了某种毒瘾似地亵渎个不停。罗曼诺夫保持着她专业的笑容,心里一片止水,只有在被捏到生长中的乳房时才会痛得暗自咒骂两句。


冬兵大概是为数不多的比她高的同龄人。铁手臂的男孩长得非常结实,像个成年人——有时候出任务几个礼拜刮不上胡子,回来就更像大人了,配着他蓝色眼睛中冰冰冷冷的玩意儿,又怎么能看出他才十来岁呢?罗曼诺夫看不出,反正她挺喜欢成熟的男人的,这点小事儿根本无妨。


她很少看冬兵的眼睛,因为冬兵对她的特殊从不在眼里,那湛蓝的深水里是读不出来什么东西的,他们都是高级特工,这是职业需要,也是性情所致。


他对她的温柔藏在肢体里头。有时候大雪夜里,万家灯火都在厚重的冰雪之下被压得乌漆抹黑,冬兵顶着一身没来得及卸下去的装备就去敲她门。他的头发上、护目镜镜片上、铁手臂的缝隙里都卡着雪花,她一把把他拉进屋子,他们就滚到了暖炉边上接吻,没多久他就一身湿漉漉的,她也一样。


罗曼诺夫很晚开始长毛,几乎在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泛着浸过雪水潮气的被褥气味的日子里,她都一直是光溜溜的。


冬兵比她稍微大一些些,就被她捉住了把柄调笑,她把他和那些热爱她长腿的大叔作比较。


冬兵眼睛斜斜,也不否认,弯下身躯,亲吻她的双腿。一只有着无限破坏力的铁手臂轻轻摸她,铁片蹭着皮肤,像是爱抚一只兔子。


罗曼诺夫就笑不出来了,只是当冬兵把她抱上自己的大腿时,更加用力地吻了冬兵,宛如情窦初开的青葱恋人,嘴唇吻得发红,花朵一样,掩盖了大大小小的无声的只言片语。


 
评论(8)
热度(21)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