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阿斯兰

他从远远的地方就看到ss背后的一整群怪。就算那家伙顶着远古圣物也不该这么浪,dk不用细看都知道ss浑身是血破破烂烂了,虽然在亡灵身上这大约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他以战靴的后跟狠夹了一下马匹,马驹长嘶一声,如同脱弓的羽箭一般直向着ss冲去,前蹄高扬,结合着冲力和动力,一脚踹倒了一片野怪。dk翻下马,在敌人们来得及站起来前就甩出一个嘲讽;没有人在意那个ss了,大家都一致想干掉dk。见状,ss趁机开溜,脚底抹油,他们都擅长干这个。说是这么说罢,他也仅是在咫尺之处往自己嘴里塞了两口法力面包,又手忙脚乱地包扎。

dk小心地把怪群拉得远了一点,幽光莹莹的眼睛时不时瞟向ss。

等到ss回了血,爬起,dk已经在很远的地方了,他脚下踩着尸体堆,还正解决掉眼前最后一个。



ss小跑着过来:“你跑这么远干嘛?”

“怕打搅你休息啊。”

“…这算哪门子的打扰,看不出你这么心思细腻啊。”ss说的时候还有点感激,但又觉得讲出来的话在舌尖上怪别扭的。

“嗯…”dk将剑刃上的血抹在自己的手臂内侧,若有所思地躲避了ss的眼神:“不,这是男人的情怀…”

看着眼前dk摆出这般模样,ss觉得自己没有吐出来就不错了。你对一个同族男性有什么狗屁情怀啊---他在内心默默尖叫,但鉴于dk刚救了他一命,他就什么也不说了。

 
评论
热度(2)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