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过了几日,刀疤开始脱皮了。一条狰狞血痂的四周像是开花一样绽开白色脆裂的表皮。搔痒,这个时候的伤口已经不再疼痛,而是痒极了。 阿泰尔下意识地去抓,被马利克在手背上抽了一巴掌。他颇有怨言地抬一双琥珀眸子瞅那男人。黑发者却是很不以为然:“你要把口子挠裂了我不会管你。”裂了也不要紧,阿泰尔想。于是他就继续抠挠。

后来阿泰尔的嘴角跨着的伤痕就没有消去;晚年他看见自己倒影,想即使是当年喝止他的人都离去了,怎么伤疤依旧不愈?可他也是知道,这伴他几乎一世,岂能简单褪去;就如马利克随他一生,又怎能忘怀。


 
评论(4)
热度(21)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