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唱

一个看了am7.0改动后衍生的脑洞,在am无限接近古神的力量之后,他们本身也近乎神化——所有凡人的情绪离他们远去,欲望与爱都不再。




设定参考电影超体中神格化的概念。




一把血淋淋的刀,毕竟这俩是我的OTP又是亲儿子。虽然边写边哭,但还是写下来了。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最后的结局…我希望不是。




可配合Zella Day的1965食用,http://music.163.com/#/song?id=28798452




UDMSxUDDK




艾伦诺尔x阿格斯




——————




“阿格斯,”艾伦诺尔的面孔是阿格斯害怕的那种淡漠,他比过去更加冷静、冷漠,但他在叫他,这就让阿格斯有一丝希望。阿格斯靠近他。艾伦诺尔在看他,他似乎很久没有看他了。光是注视都让他已经不存在的心脏颤抖,他成为死亡骑士之后再也没有感到过的寒冷满布他的浑身,那双眼睛里好像什么都没有装——他在艾伦的眼里快要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他。








“干什么这么正经八百?你要说什么…”阿格斯努力挤出笑来,他不确定自己声音听上去是笑意还是哭腔。








“阿格斯,”艾伦诺尔又叫了他一次,这次他站起来,他的手扶上阿格斯的面颊,他的呼唤听上去如同过去那样深情,若不是那双眼,阿格斯不会感到彻骨的冷意、撕扯的疼痛。








他要与他告别吗?








死亡骑士黯然地想着,他不知道自己做好了多少准备,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准备。他维持着笑:“我在。”








牧师慢慢地皱起眉头,阿格斯有许久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这幅动情的模样,但他的神情还是扭曲,阿格斯无法分辨他的想法;他张了张口,握住自己面上那只手:“很痛苦吗?”








艾伦诺尔没有回应,他看着死亡骑士的眼睛。他在悲伤吗?他要离开了吗?阿格斯没有办法再看他了。








突然是艾伦诺尔将他拥入怀抱。他的动作那么小心,似乎不知道该给予或者索取多少才是正确的,他是那么生疏,就像他们刚刚相爱那时的拥抱。“阿格斯,我爱你,我爱你,”他重复着,似乎每一个嚼字都让他痛苦万分。阿格斯不知道现在在他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他从未如此恐惧。可到了最后,艾伦诺尔的声音只是温柔又艰难,似乎他正将自己仅存的灵魂从口中吐出:“我爱你,阿格斯。在我还没有彻底忘记之前,我要告诉你我爱你,胜过世间所有的一切…我爱你。”








那一丝灵魂的吐露,将阿格斯撕成两半,他强壮的骨骼也不能支撑他站立,他跌跪在地,紧握着他一生挚爱的衣角,看着那人眼中的自己逐渐消失。那是他最后一次听见艾伦诺尔叫他,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艾伦诺尔。








---








他的人生就这么走到了尽头。








艾伦诺尔抵达时,阿格斯已经死透了。阿格斯在北裂境的雪地里死去,他的铠甲破旧,浑身布满了大小的致命伤,他倒在血泊之中,似是把他的血流尽了。








艾伦诺尔站在他的尸身边上,面无表情仿佛这是任何一具无名尸;他也确实没有感到任何比注视无名尸体更多的感觉。他蹲下身,准备为他埋葬。








这距离他们最后离别没有过太久,只是隔了一个来月他便得知了阿格斯的死讯,只是他没想过这个死亡骑士会死在北裂境;毕竟他曾经是最厌恶到这个地方来。艾伦诺尔记得:他如今的力量允许他知晓所有事情,除了情感;他再强大不过。








艾伦诺尔褪去死亡骑士破烂的铠甲;他了无生机的肉体比盔甲更要残破,艾伦诺尔能够确认这些新伤不是一口气弄上去的:他是渐渐将自己折磨死的。艾伦诺尔没有水,他用漆黑披风为死者擦去血迹。那是他曾经依靠过的肩膀,他曾经拥抱过的身体,他曾经最爱的人。








他握着死亡骑士冻结了的手将他拖进墓坑中:它冰冷,在艾伦诺尔的手心无力地弯曲。艾伦诺尔记得他过去时常握着阿格斯的手,就好像他们会永远那样紧握对方。








他们没有。








艾伦诺尔松开了手,让大雪将阿格斯掩埋,而无所不知的艾伦诺尔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眼泪再也停不下来。











 
评论(9)
热度(16)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