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个脑洞

大概是who' have known很后面的剧情,延续同一设定。可能色色的。但还是一个hayziio的fluff,儿子生了也长大啦!控制不住脑洞就忍不住写了,写了就想贴,未完,睡前存档。


—————————
不知道是为什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Connor再次坐在餐桌前时,他那长得与他极像(父亲这么说)的母亲,正手捏一个保险套面对他。

…大致概念为,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步;没用过套子,却也还认得出那是套子。

因此,捧着意面的connor,在屁股碰到椅子的第一秒就飞弹起来,抱着他的晚饭很想开溜。

“Ratkhnhaké:tón,坐下,”妈妈,之所以是妈妈,因为她比家里所有人加起来都更有威严;Connor矜矜业业地坐回椅子,他被说过很多次太壮这椅子却太小,他过去从来不屑一顾并与父亲争论,但此刻他深刻地感他爸爸是对的,这椅子怎么坐都不舒服。

“妈…?”他用家乡话轻轻地叫了一声,温顺得像条狗,假使现在任何一个同学看到他,他们都会认为他不是他们认识的熊康(Connor the Bear)。

“你到现在都没交过女朋友?”

“妈…”他握着勺的手不禁用力了一点,他能感到铁汤匙在手指下微微弯曲:“我们可以不说这个吗…我一直在打球,没有精神交女朋友…”

“不可以,”Ziio决绝地回拒了他,这让connor的勺又弯了几分。可是他的母亲一向是为他好、而且讲理的(不像他父亲)因此connor决定乖乖听完妈妈说话。“你不交女朋友是你的事…但我想我从没有教育过你性知识,这是我的失职,我不希望它变成你的障碍。”

“妈…”他又发出了一声一模一样的哀嚎:“性教育学校都有讲,而且小学就讲过了。”

“学校告诉过你有的女生会主动地骑吗?”

目瞪口呆。目瞪口呆是唯一可以用来形容connor表情的词汇。

还有拿来形容haytham的。

Mr.Kenway正拿着刚刚拌好的沙拉出现在厨房,他和他的儿子一样,面对ziio的发言,目瞪口呆。

“Zi、ziio?”
“妈、妈妈?”

两位平均身高一米八八的大男人像是三岁一样结结巴巴地面对着他们最爱的那位女性,良久不能言语。

“干什么?好像你们真的都没见过一样…”

我没见过,真的,绝对没有。Connor在心里快速地否定了。

“关于这点,”毕竟姜是老的辣,Haytham已经找回了自我,他放下沙拉碗,正了正自己的领结,使它看上去比斯文还要败类:“你已经向我充分展现过了…”

“…?”Connor不解地看向他的父亲。

接着他就见沙拉碗在桌上咻地一滑,被他妈推得几乎飞起,connor说时迟那时快地接住了,随即受到他母亲赞扬的眼神。

Ziio站了起来,拿走了那只小雨衣,她头也不回留下一句:“好,我要说的就这些。Haytham,你今晚睡沙发。”


“…?”Connor又一次不解地看向他父亲,这一次没有沙拉碗飞翔,只有Haytham愁眉苦脸地坐下了(虽然他看起来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connor就是知道),并一如既往地吐槽那张小椅子,不过Connor没有照常回嘴,爸爸看上去就更加沮丧了(他的嘴唇抿得紧了三分)。



 
评论(21)
热度(55)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