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个脑洞2

接上篇,夫妇腻歪。拉灯。hayziio。
bg,慎

——————————————————————

所以Haytham Kenway就真的去睡沙发了,半夜他一个人在客厅因为沙发长度不够而辗转难眠。他有点年纪了,不是在甲板上随便一躺都能睡着的年轻了,现在过度的操劳或者糟糕的睡姿都能让他的腰疼个不休。客厅里还很冷,不到开暖气的天但是光裹一条薄被似乎不足;他想ziio已经睡了,就不愿进房间多拿床被子吵醒她。

他在不怎么完全的黑暗中(窗外有路灯)闭着眼,体会他不当的言行所招致的后果。

“Haytham,”他突然听见Ziio的叫唤,虽然他很想睡在她身边,但一夜的离别不应该让他的思念出现幻觉。他睁开眼睛,看见一团长腿的被子,下一秒落在了他身上。Ziio弯着腰把被褥摊开,将Haytham包成一个带着白色小花的被子蛹。她在沙发的边缘坐下:“你还没睡着。”她有些冰凉的手落在他的脸颊上,拂过他眼尾时间留下无可避免的痕迹。

“客厅比起房内要凉快些。”他侧过脸亲吻她的手心,从被子里慢吞吞(基于阻力很大)地钻出一只手,拉住他的妻子,他在暗淡的光线中张着眼睛恳求(是吗?)地看她:“我想沙发能挤下我们两人。”

Ziio不太清楚他怎样看她,于是她想的便是他小时候张着湿漉漉蓝眼睛的模样。“你说了算吧。”她不太在意是不是真的会很挤、也不在意是否回房间是一个比较正确的选择,她掀开被角,将自己挨着Haytham塞进去。男人张开手臂,将她装进自己怀里:“我现在开始觉得暖和起来了。”

Ziio乔了一个自己舒适的位置,这样她的双腿和Haytham纠缠在一起;她的脸枕在他的胸口,听见心跳;他握住她的手,将她捂暖。

“我以为你觉得Ratohnhaké:tón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片刻后她轻声对于早些的性教育话题作出揶揄,抽出自己的手,撑着自己,悬在半空将脸与Haytham对上。她的嘴唇时刻都能碰到他,却时刻都能离去,他只得眯着眼等待她的处置:“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是怎么回事,”现在被褥向下滑了些,她自由的手指沿着他的胸口向下游走,“脑袋撞到了吗?”

“Ziio…”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告饶:“那是个失误。”

“是吗?”她翻上他的腰胯,坐在那里,剥开他的睡袍。Haytham从不失锻炼,他的身体就和他只有二十来岁时那样结实、充满了力量,尽管他的黑发掺了灰色,现在散在沙发垫子上。

她俯下身吻他。

---

他们静悄悄地挪回了房间,在先前弄出的任何动静吵醒Connor之前。

她胸脯贴着他的背脊,那只被温暖了的柔软的手揉按着他腰间疼痛的旧伤。

真好。

他静静地想,闭上了眼,安心地睡着了。

 
评论(10)
热度(67)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