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她不会再爱我。

也许她从未爱过我,但假使她曾爱我,现在她也决计不会再爱我。

我变了太多,太过冷酷而疲倦。我失去了过去的温柔与热情,我所剩的只有方向与秩序,此外再无其他。

在我极少有的分神时刻,我会不禁思忖那些可能发生的,在我与她之间的,但随即我回过神来,就不再去想那些本无可能了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是否爱她,我从未知道,也再来不及。我的情绪衰退了,多数时间我只感到不耐与愤怒。

只有当我看着我们的儿子,我会想到,不久的将来我要与她再会。届时我将一无所有,不用再来回奔波,想必她也是,我们就能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了。

 
评论(2)
热度(29)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