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岛1.1



一小段不算更新的

————
他把小提琴变卖了。卖了七十美元。因为留下了盒子,比他买来的时候亏了一点。七十美元是一个不小的账目,理论上来说能够维持他的生活一段时间。为了避免当铺的人尝试教唆他把箱子也一起卖了,他不得不空手捧着一只提琴去,箱子放在了家里。这样他就得跑两趟。

纳曼捏着七十元现金,往他简陋的公寓去。

他一文不值的头疼没有随着小提琴一起售出。

狙枪放在琴盒,还有手枪和其他玩意儿是他搁在风衣内侧的;有一把匕首,他将其贴身滑进衣物底下,金属手把的冰冷让他想到很多,想到最多的是达豪的床板,刺骨的冰冷、痛苦的冰冷,令人排斥却又无可选择的唯一去处。

冰冷、冰冷的。

他考虑为自己的头疼做点什么。

手表和那份旧报纸摆在桌上。他目送着秒针往前走,毫无把握是否会错过自己的任务目标。

见鬼的小提琴。纳曼一只脚踩着另一只的脚跟,把鞋子踩掉,恶狠狠地踢去一边。他拖沓着步伐走进厕所。那一刻他的颅骨就像要爆开了似的;起码有一千个尸体在舞蹈,他们的脚步震耳欲聋,和士兵前征的脚步一般整齐;他连自己的呼吸都无法听见。

 
评论
热度(4)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