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小果实的死亡

他压碎水槽里的蓝莓时,一种无端的恐惧虏住了他的心脏。

 

下水道的入口被铁丝网挡着,他的手指将果实按扁,黏腻的紫红色自他的指腹之下向着四周冒出。他听见的自己的心脏因而扑通扑通地用力跳动,在响起的声音几乎震耳欲聋。他更加用力地碾压,果实化为碎片、然后残渣,他打开水,冰冷的水流落在他惨白的手背——他的骨头自皮肤下残忍地凸起,又或者说是皮肤凹陷了,那副嶙峋的模样,之间还夹着点点针孔落下的伤疤——他剧烈地颤了一下,肩膀前后起伏,视线也哆哆嗦嗦。

 

果实的碎渣随着水流下去了。

 

毫无痕迹,没有甜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评论
热度(8)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