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lls Like Teen Spirit_1(Aiden/Clara, AU)

17岁的狗哥(弟?)和20出头岁的克拉拉。
帮派少年/刺青师
au!甜(吧)
摸鱼肝的,先挖个坑再说,不知还写吗(..)

——————

1.
艾登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戴着口罩,摁着他老大的屁股,拿刺青针把他戳得哇哇乱叫。

“克拉拉,轻一点!”老大这么叫了一声,尾音因为哀嚎而飘起来。

“做不到啦。”她回答,声音挺诚恳的。艾登•皮尔斯却看到她的眼睛里带着明显的笑意;那一刻他就想,这个女人不可信啊。

后来他的想法也被证实了。

2.
艾登第二次见到她时,她依然戴着口罩,但这一次她没有在扎人,也没有人因为她的残酷而哇哇大叫;但是一个陌生男人举起了球棍砸碎了狭小店面里的玻璃柜,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她小声的尖叫。她的眼睛里没有笑意,取代之的是艾登非常熟悉的恐惧。

片刻考虑之后,艾登放下了怀中抱着的牛奶,他扯起了毛衣的高领遮住自己半张年轻的脸,甩棍自他的袖子里弹出,下一秒钟横砸在那人的胃上;他希望那家伙不会干脆地吐她一脸,因为那真的会很尴尬。

他没有。不过立刻丢下了球棍抱着肚子跪下了。随着克拉拉一声“小心!”,从屋子里头又飞出来一张椅子。艾登躲过,滚在地上男人的另外两位同伙自店铺深处冒出了头。

艾登开始认真地思考这家店的大小,它的容量看上去就和它的店主一样不诚实。

3.
擦着破裂嘴角渗出来的血水时,艾登知道了她实际上并不是这间店面的所有人。另一个绑着脏辫的男人进来了,吵吵嚷嚷地,在看到地上滚作一堆的——艾登的手下败将——小混混们,毫无怜悯之心地补上了好几脚,然后将他们成对地拖出去了(似乎这些搞刺青艺术的人都有着一种别样的残酷)。

“多亏你照顾我们家姑娘。你来刺青让她给你免费啊小子。”叫T骨的男人拍着手上的血迹说,不知道他把那三个家伙丢到哪里去了。是交给警察了,还是抛尸了?艾登不太关心,他的拳头因为方才的斗殴而发烫,裂开的嘴角也刺痛着,但出于礼貌(多么难能可贵),他还是点了点头示意,捡起了早先放下的牛奶,他想在挨揍了的脸颊肿起来之前回家。

他很确定克拉拉一直盯着他的脸颊瞧。

4.
他有两天没有回到街区,因为妮可的学校要开家长会。他翻出了一身在衣柜里皱缩得像过期生菜一般的休闲西装,一阵内心的挣扎之后还是决定穿着自己惯常的白毛衣和风衣去出席会议。理论上来说他们的寄宿父母应该去参加,但艾登有几个月没见到那对烂人了(极有可能他们在躲着他),他决定自己去。

他的脸颊肿的还挺厉害的,因此去的时候还戴上了口罩装作自己重感冒。

他可以模仿一个未成年父亲,这也没什么难的,不过当老师问起的时候他很诚实地回答他是妮可的哥哥(主要是因为妮可柔软的小手攒着他的衣摆,这个小尾巴一定会立刻拆穿他)。

晚上他接到约尔迪的电话,说有个小妞等了他两天。

艾登直接把电话挂了。

tbc?

 
评论(5)
热度(32)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