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死亡片段(悼亡1)

雨下不停。

这些天里雨下个不停,连旱涸的杜洛塔平地都泥土潮湿。久不见朝阳的提瑞斯法林地更是泥泞不堪。墓穴的墙缝里生出无数菌菇,平民欣喜地去摘,被遗忘者不管那是否是由尸液滋养出来的菌菇,只管吃就是了。

关节的缝隙里生不出蘑菇,起码如果不在棺材里躺上十天半个月是生不出蘑菇的,只长出了霉菌,令人弯起手指时散发恶臭、使得施法变得格外困难。

对,肯定就是因为这场该死的雨,他读不出治疗术了。

奈哲尔的愤怒更加绝望了。他的桌子已经被扫得清空,再生气也没办法把任何东西拨下去了。

他的黄眼,愤恨的、绝望的黄眼,紧盯着房间的另一头——那里,一具尸体平躺在床上。

一具真的尸体,亡灵的尸体,死去的,一动不动的。

尸体的脖子断开了大半,只剩下一点皮肉让它的头颅粘连。脖子的下头垫着干燥的药浸过的纱布;除此之外的地方,每个关节,都裹着相同的干净纱布,它被精心处理过。

奈哲尔精心处理过的。

他走近它,像他过去做的几千次那样。没有,他没有幻想那尸体的复活。他没有办法那么乐观。他的眼垂下来,早不跳动的心如同刀绞,这也是第几千次了。

他的术士死了。

奈哲尔想象过一千种自己被圣光抛弃的原因,但从未想过是自己的绝望。他的心脏带来的痛苦是那么强烈,仿佛他再多任何一点疼痛他疏松的脊椎就会被碾碎;圣光显然太过刺痛了。

他没有办法为他死去的术士治疗了。不奢求使他复活,只是将他断裂的颈子缝合都做不到了。

而他的手又太抖了,拿不起针线。

评论
热度(10)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