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迦南(R76R无差)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

——旧约 民 20:13



数十年后战乱渐渐平复,新一代守望先锋崛起。此时杰克莫里森已入高龄,作为荣誉退伍人员的他,爬上新建大楼的顶层也花了很大功夫。他们把新楼照旧建在了瑞士。他拄着拐杖,直起腰杆往护栏边缘望下去,经年改换,已经看不见当年爆炸的痕迹。他也只有眼睛还能勉强看见了,脸上布满了的横纹与下垂的皮肤,头也秃得差不多了。过去,挺直腰板是他从入伍那一刻起就习惯姿态,从何时也变得困难不已?从他老了的时候起吧。

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时,火烧云从天边的远处蔓延开来,橘红的光线如垂坠的秋叶,将守望先锋的基地照得闪烁不已。啊,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年纪大了以后,他也没有再能拾起儿时看着金黄玉米田的心态,但是这片景色是美的。从这个高度看,仿佛能延到世界尽头,和阳光融为一体似的。

这里不再属于他了,守望先锋是新一代人的心血,他已经老得不能涉足了;但是,很好,很好,他还能看到。他活着看到了这幅模样。

老兵的眼睛闪闪发光,夕阳仿佛住进他的瞳孔,把湛蓝色染得泛红,又好像他的眼本就是会发光的,像他还年轻时那样。他看了好久,好久,看见训话的教官、看见新生代在训练场上打靶、看见…看见希望与和平;这一切曾经为他带来了不少苦头,但他心里毫不怨恨了,他早就原谅它们。

他听不到接近的脚步声,直到一双手伸向他。

“你来带我走吗,Gabriel?”呢喃遗言的嗓音,但里面似乎有一丝不可知的活力悄悄升起。

”是的,Jack。”

那人依然有张年轻的脸,在他最后闭眼的时候永远烙印在他的灵魂上。

“是的。”

“我来带你走。”

评论(4)
热度(74)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