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McCreaper)

莱耶斯的余光瞥到麦克雷脸上挂着的笑,那薄薄唇角愚蠢地咧开来露出白得扎眼的牙的模样,像个兴奋的小鬼似的惹人讨厌:“你在笑什么?”

“你闻起来就和以前一样。”

“汗臭味?”他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挑一下,残忍地毁坏了气氛。

麦克雷显然被逗乐了,哪怕这并不是莱耶斯的初衷。他比之前更傻地大笑,莱耶斯在想一个人究竟能愚蠢到什么地步,可能会由麦克雷来告诉他答案。“可能吧!”牛仔轻快地说,他口音中滑溜的那一部分和笑容一样惹人厌;莱耶斯很确认自己在皱眉头了,但是他迟钝的徒弟仿佛对此一无所知。

一个吻贴上他。那张曾经很蠢地笑着的薄薄嘴唇,携着那依然愚蠢的弧度碾磨上他的嘴,火热的鼻息扑在他的脸上,像是烈酒醉人的辣味。

或许那愚蠢的嘴唇也没这么坏,起码他喜欢这个吻。

评论(2)
热度(43)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