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kin a knife (McCreaper无差、吸血鬼au)

他年轻的眼睛里除了歇斯底里的饥渴之外,那在黯淡光线下映出潮湿水光的必然是恐惧。

莱耶斯发现他的时候,麦克雷把自己绑在地下室的角落里。这个顽固愚蠢的年轻吸血鬼甚至以银杵将自己的双手钉上了。银器烧掉了他手腕贴着的那一侧,皮开肉绽,露出下面森森的白骨,血肉模糊。汗水浸透了他身上的白色薄衫,莱耶斯不需要光也能看见,他的头发都黏在脸上,惨白的脸色,他的嘴如同撕裂般张着,长又尖锐的獠牙戳穿了急促痛苦的喘息。

那双几近发狂的眼睛在发现莱耶斯时便扩散了,棕色的瞳孔散成了野兽的模样,那凶恶是烧得他疯癫的饥饿,如同刀子剜肉的饥肠辘辘,他的无助与害怕显而易见。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饥饿;他愚蠢的道德将他锁在地下室,而不是上街觅食。他那么饿,肯定在莱耶斯接近屋子的时候就嗅到了他的气味。唾液淌了一地,麦克雷的身躯在地上不断挣扎,他瘫软却又绷紧着每一寸肌肉,抵抗无形的敌人。

莱耶斯的手靠近他。意识模糊的麦克雷发出了没有任何言语的嘶吼,也许他在挣扎着让他滚开,也许那只是下意识的反抗。他的手掺进麦克雷的头发,将他的脑袋自地面拉起。“你不是狼人,绑一个晚上不会解决肚子饿。你也不是人类,饿几天是死不了的。”他知道麦克雷听不进去,但他低声地絮叨,嗓音沉下去竟然似是安慰。那只宽大的手掌裹上了银杵,烧焦的气味自莱耶斯的手底下冒出,他目睹着自己的皮肤被烧得焦黑、露出底下肌理,慢慢地,他将那圣物拔去。

年轻尖锐的獠牙甚至没有等待束缚完全离开,它们扎进他的颈子,像是它们本该如此。莱耶斯被压得无法弹动,饥饿本身便是一种力量,麦克雷死死地掐着他,带来刺穿身躯的疼痛与烧灼,自他们贴合的每一寸蜿蜒。麦克雷残缺的手指摁在他的肩膀上,在感受鲜血与力量被抽离的同时,他在逐渐模糊的视线里看见肌肉缓慢地裹回白骨之上。

麦克雷的吃相糟糕极了,他的血管被划得乱七八糟,温热沿着脖子流往他整个背与肩膀。想必他洒了很多的血。

到后来,失血过多,莱耶斯的眼睛已经不管用了。麦克雷依旧无法停下;不只是血,还有眼泪沾湿了莱耶斯的脸。年轻的吸血鬼不断地抽泣,令莱耶斯都怀疑他要噎住了,所以他抬起手,哪怕那时已经虚软得吃力。他揉了揉麦克雷的头发,只是没有更多力气喊出他的名字了。

 
评论(6)
热度(116)
  1. 司夔°PWN 转载了此文字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