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痛苦欢愉

迪奥收到了一双以怒火填充的眼睛,那里面仿佛写着一千种他的死法。在黑暗中泛起湖绿的虹膜的东方,他被炫目的千阳暴晒而死;西方,他的心脏打入了基督的十字;南方,炙热不堪的烈火烧他七日;东方,他的颅骨碎裂于承太郎的手下,脑浆和血流进年轻人的指缝中,弄脏他的指甲,是洗不尽的诅咒。还有无尽的方位,承太郎的眼里装着使迪奥纵声大笑的恨意,那本会是恐怖的,但是死亡不在他的信仰中、恐惧也不,万千时空中只有他自己,和承太郎畸形的秘密。这诡秘的亲昵感岂能不令人兴奋?

 
评论
热度(3)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