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_薛瑶薛

苏涉把薛洋拉回藏身处后,过了约莫有六个时辰金光瑶才现身;太阳从天正中央,一路移到了九泉之下。薛洋伤得太重了,苏涉救不了他,也不该救——薛洋自己也知道,好像根本不记得苏涉的存在似的,连眼睛都没有落在他身上。一开始还有点力气,细碎地咒骂,后来闭着嘴了,眼睛也合上,连一点痛哼都没有,呼吸薄得几乎听不到,若不是煞白的脸唰唰地下汗,苏涉就以为他早死了。

丑时过后金光瑶来了,苏涉给他开门,他刚踏进屋,薛洋的眼睛立刻睁开了,什么也尚未说,金光瑶让苏涉出去。破屋空荡,连张像样的凳子亦无,金光瑶索性坐在薛洋的床边,就着一盏油灯和窗缝泄进来的青色月光看见垂死的青年。薛洋此时也没办法将他赶开,只能由金光瑶顺手将他粘到脸上的头发撩开。薛洋的眼皮虚弱地抬了抬,“你来了。”

金光瑶点了一下头,和快死的人没有多少能说了。他稍坐了一会,算来薛洋在义城被打成这样已经过了半日多,苏涉给他包扎的布条脱落了,露出的手臂断面都烂了,在血味里发臭。金光瑶的声音很静,几乎能说什么也没有装,听来都有些不像是那个笑不出也得笑的金光瑶,他只是问:“要我给你个痛快吗?”

薛洋突然一股劲用那只断臂撑起身体来,烂得发黑的断肢处挤出似血非血的粘液涌出,弄脏了床又滚落金光瑶的衣摆。薛洋用另一只手紧紧攥住金光瑶的手臂,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他的面色脸是将死的颜色了,但是眼睛发红。“我的命就算死也是我的”,这几个字他咬得嘶哑凶狠,但是那也不敌死亡临近的脚步,金光瑶听出几分无力了,也发现薛洋目不聚焦,这话似乎不是说给他听。

金光瑶无意争辩,被薛洋弄脏的衣袍再换就是。垂死者力气虚弱,金光瑶轻轻一扳就将薛洋挣开了。薛洋已经毫无血色了,冷得厉害似,一阵阵地发抖。金光瑶记得薛洋是特别耐疼的。既然被拒绝了金光瑶也不坚持,伸手从薛洋怀里一抽阴虎符落出来的那撮穗子,拿到东西,他没再看他,转过身要走了。听见薛洋叫了一声“金光瑶”,他停了停,等了好一会,几乎以为薛洋已经死了,准备要继续往外走,薛洋才说:“…莫玄羽就是…”

金光瑶又等,其实他已经知道薛洋要说什么,他依然等待。可这次他没有等到下一句了,他听到一声很轻的磕响,是那只尚好的手臂无力垂落了敲在床沿的声音。

薛洋死了。

金光瑶走出了房门,苏涉在不太远处等他。这本便是一间他们用来联络的其中一间小屋,离得义城近,所以选在这里。以后是用不到了。

“烧了吧,”金光瑶说。火烧木的声音很快劈劈啪啪地响起来,这一隅天也燃了红。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金光瑶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往回金鳞台的路走。

 
评论(5)
热度(38)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