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番外2

1.
这一天的下班时间很巧,塞巴斯汀到公寓门口时鲁维克正在那里拿钥匙。楼层过道里没开灯,大窗透进来悠悠的城市霓虹,他们看不太清对方,但塞巴斯汀已经抱了上去。从背后,他把矮自己一截的科学家裹进自己的大衣内,凉呼呼的脸颊带着胡渣蹭到鲁维克。后者本着自己的触觉迟钝,继续很淡然地开锁。

“我明天要出差一个礼拜。”进门后,鲁维克一边挂外套一边说,塞巴斯汀正在脱他被雪浸得湿淋淋的袜子,随口应了一声。

塞巴斯汀快速地洗了澡,脏衣服被扔进篓子,而鲁维克在刷推特时看到了罗拉的暧昧对象,咬了咬牙。

“无法避免。”塞巴斯汀有点幸灾乐祸地说,看鲁维克懊恼的模样有些好玩,只是有些。

年纪较长的男人眯起眼倚老卖...

社交网络番外——同居30题01.相拥入眠

盯着天花板发呆。

盯着。

眼睛都干了。

双眼疼痛,多半血丝满布;这样也不能闭起眼。

枕边的呼吸,像是远山上稀稀拉拉的、风车转动的枯响。越来越远,随着时间分秒流逝,留下某种节奏,如同残影在脑神经上蹦跶。

逐渐增强的则是自己的心跳。

闷闷地敲响,雷神的锤。在耳边,在身体里。

鲁维克睡不着。

失眠常年困扰他,是头疼之外的另一个老相识。

以往他会起来工作,然后踩着清晨第一束光进入办公室;但明日也是一整日的空闲时间,到头来还是得思考如何休息。于是他决定任性一次。

他推了推旁边的人,那带着节奏的遥远呼吸蓦然就从千里之外回到了他身边:“怎么了?”塞巴斯汀一向睡得很浅。

“睡不着,陪陪我。”

片刻后,他被扯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尽管他...

社交网络10.

J.

一餐饭吃下来倒是和从前完全一样。

鲁维克静静地咀嚼。长长的餐桌上他和萝拉保持着多年前的习惯,坐在属于各自的座位上,父亲的座位上则空无一人。虽然他们还没做作到要在空位前面摆上一副餐具,但是他们寂静得就像俄涅斯托还坐在那里,刀叉和牙齿都在绝对得体的无声中运作着。

食物还和过去一样淡然无味,精致地摆在餐盘里面,不仅看起来,吃起来也是和装饰品相当的。

鲁维克有些想念塞巴斯汀做的卖相糟糕的炖菜。

碧翠丝就坐在他的正对面,不过鲁维克一直垂着眼睛看着他的盘子,除了进屋时候冷淡的招呼以外,母亲没有再说过第二句话。但鲁维克很是习惯了,他根本没期待他的母亲会和他对话,母亲向来沉默。只是可怜了萝拉...

不想起床的早上-社交网络番外1

假期。

塞巴斯汀自然醒了,他睁开眼睛,阴天,七点了天也还黑着。 

他的爱人背对他,脑袋和脖子上烧伤的皮肤陷在柔软的被窝里。塞巴斯汀出神地盯着瞧,凑上去吻了吻。 鲁维克有那么一点感觉,但不至于让他醒来,他发出了模糊的轻吟,翻了个身,现在面对着塞巴斯汀。

 每当这种时刻,塞巴斯汀老要因此悄悄感慨,一生也不可能看厌他。 

他的眼闭着,这张精雕细琢的面容终究是不抵岁月,眼角浮出交错细纹,几乎让他看起来是个爱笑的人,但塞巴斯汀知道他只是太疲倦了,在他眼周的青黑血管在表皮底下小心地彰显着存在感,从他苍白的皮肤上落成一圈暗色。看着火焰和岁月在他身上的痕迹,他唯...

社交网络09

I.


“对不起不能陪你到回去。”


他们站在门口。天色很沉,不过时间也还早,可能是太阳还没完全升起,也可能就这样了。鲁维克塞给塞巴斯汀一把伞:“我才抱歉,你又一宿没睡。”


“我坐地铁回去,车上可以眯。”塞巴斯汀越过鲁维克打量了一下他身后的宅邸大堂,在确认那里空无一人后,警探握住鲁维克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深吻:“我走了你就去休息会,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


鲁维克颔首,虽然顶着糟糕的黑眼圈,但他要比昨天和前天都来得精神多了,塞巴斯汀安心了不少,他穿过庭院时,鲁维克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拐进弯道,看不见了,鲁维克才关上门。


他知道萝拉说的是二楼的房间已经打扫干净了,但比起...

《社交网络》08——无河蟹版

H.


重击,颤栗。


完全谈不上曲调的轰鸣,单纯的噪响,但宛若千斤重量,撞击四方,再齐齐落地,砸了个粉身碎骨。


琴盖已经盖上,回声不绝。


塞巴斯汀担心这会吵醒楼上的女士,但鲁维克似乎没有注意;他因为激动而低喘,放在大腿上的手指如同钢丝弦,细微地抖动。塞巴斯汀把男人搂向自己,鲁维克浑身僵硬,好像复苏的记忆流进了他的每一根血管里,让他从里到外地像是被灌了铅一般难以动弹。


鲁维克感到严重的头疼,胃也搅紧了,“我想回家,”他低喃,轻得像是自言自语。


塞巴斯汀庆幸这屋子里没开灯,因为他已经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见着这么多年过去,实际上他除了压抑以外,从未解脱。无疑,塞巴斯...

《社交网络》08

笔者被lofter的和谐系统日了,于是上链接:


图片版:http://ww4.sinaimg.cn/bmiddle/7137bc60gw1eq7scfba0rj20c83ngkfg.jpg


网页版: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67532&tid=3034501


然后这个是密码版:


CkguCgrph43lh7vvvIzpoqTmoJfjgIIKCuWujOWFqOiwiOS4jeS4iuabsuiwg+eahOi9sOm4o++8jOWNlee6r+eahOWZquWTje+8jOS9huWum+iLpeWNg+aWpOmHjemHj...

社交网络07

G.

 黑压压的一片。


犹如所有葬礼场景一般,此刻天正阴沉,水汽凝在高空,光投不过乌云照不到维多利亚诺的土地上。人们会问是什么时候天开始密不透风的?是俄涅斯托•维多利亚诺死去时开始的吗?没人答的上来,当注意到的时候它便已经是那样的了,谁也记不起来这处阳光明媚的模样。


神父诵唱着伴随着棺材入地的经文,他显得遗憾,或许是因为教会曾经承诺给予的永生,并没有轮到俄涅斯托。


他们都啜泣着,仿佛这世界承受不了这损失一样,就像他们为了一颗明星的坠落而哀泣。


鲁维克明白那星星不过是打满了灯的人造机械,一架飞机或者什么。可他闭紧了嘴,不做出纠正,唇抿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薄。...

社交网络05



E.

今年刚刚三十岁的小个子杰瑞米怀特是为数不多的见过R.V的人。

这位名为R.V的神秘科学家除了每年在刊物上发表的论文之外,几乎是毫无踪迹的:即使他的研究确实是个不小的成就,但这个低调的科学家从来没有在任何集会露过脸。

杰瑞米见过他的原因是:他们在同一个机构就业。

即使是这样,知道R.V就是鲁本的人也不是太多。

鲁本•维多利亚诺,那个被绷带扎满脑袋的男人的名牌是这么写的。他厌恶别人称呼他的姓氏,所以即使怪异,其他人也叫他为鲁本。

他在杰瑞米进入机构早早之前就在那儿了。或许是因为如此,他有自己的办公室和私人实验室,除了上下班,几乎只出没在自己的实验室和院长办公室。没人见过他拿下绷带的样子,也没有人有种去问...

社交网络03

C.

左手随性游离的和弦伴奏配着右手平均律的曲调在房间里回荡,鲁维克抱臂站在莉莉身后,手指随着节奏在自己的衬衣上轻轻敲打,眼见着她即将弹到乐句尾声,男人倾身给琴谱翻页。

塞巴斯汀在客厅看电视,隔着一面墙和门板他勉强能听见一点琴音。虽然他对钢琴一窍不通,但还是想进去看看女儿弹钢琴的样子,无奈被莉莉推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嫌弃他懂得少。塞巴斯汀听音乐的机会本来就少,还都是小时候听的皇后和警察之类的。钢琴曲他唯一可以叫出名字的就是德彪西的月光曲,因为那不仅是鲁维克的最爱,还是他家电话铃。

莉莉弹完一曲,放下手,有些胆战心惊地等着鲁维克指出不足和评价,一方面为了自己也知道不怎么好的表现,一方面因为虽然他们认识...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