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之声(76R)

莫里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遇见莱耶斯——也许“死神”是更合适的称呼。今天晚上那个男人没有穿着他一贯的黑大衣,就如同莫里森没有穿着冲锋衣。他依然戴着骷髅面具,但不是熟悉的那种,是属于亡灵节日时欢庆死者的面具,是有着花边和装饰的,还有墨西哥帽,上面吊着铃铛和挂饰。他和街上几百个人看上去都一样,但是莫里森认出他了。今天大家都很反常,他拿着一把小手枪抵着莱耶斯的后腰,而不是用机枪冲他的脑门;不久前,死神手中抱着吉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莫里森压低了嗓音问,堪堪能被听见,街上鼎沸的人声与跳跃的音符将他的嘶哑掩盖得几乎没了。一场狂欢仿佛就能盖过暗涌流动的战争,殊不知它正在摩挲交错的衣摆之间趋...

Brooklyn Baby(76/d.va)

哈娜点着脚尖抱住他的脖子,几乎挂在他身上了——天啊,他是多么强壮。她早就知道他很壮,但是这样抱着他的时候,他的肌肉就紧紧地贴在她的手臂底下。她感到一阵晕眩,而闭上了眼睛——美丽的晕眩——不是那种被机体失控时候甩出来的晕眩,是看到耀眼的烟花炸开来、是看到玫瑰绽放的时候,那种甜蜜得令人发疼的晕眩。她吻了他。柔软娇小的嘴唇贴上了老兵刚硬的脸。先是蹭过他带着一些胡渣的下巴,摩挲了一会才找着他的嘴。她吻了他的嘴,像是一个情人那样地。
莫里森的手臂抱住了她的腰,她猜自己欣喜若狂了,紧紧闭着的眼睛里头闪烁着四处迸发的星火。然后刹那间,他温暖的吐息离开了她。哈娜睁开眼睛,眼瞳里还装着残留的兴奋和不解的苗头。
他的...

遥望迦南(R76R无差)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

——旧约 民 20:13

数十年后战乱渐渐平复,新一代守望先锋崛起。此时杰克莫里森已入高龄,作为荣誉退伍人员的他,爬上新建大楼的顶层也花了很大功夫。他们把新楼照旧建在了瑞士。他拄着拐杖,直起腰杆往护栏边缘望下去,经年改换,已经看不见当年爆炸的痕迹。他也只有眼睛还能勉强看见了,脸上布满了的横纹与下垂的皮肤,头也秃得差不多了。过去,挺直腰板是他从入伍那一刻起就习惯姿态,从何时也变得困难不已?从他老了的时候起吧。

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时,火烧云从天边的远处蔓延开来,橘红的光线...

永不复还(76R段子)

一个关于瑞破乌鸦皮肤的段子——


啊,可是莫里森永远不会是他的丽诺尔,他的名字不是,他的样子更不是,不是柔软的小姑娘;他是硬邦邦的大兵,拿着冲锋枪用黑洞洞的枪口顶着他的脑袋,烫人的铁块能烙下印子。但是,但是,在夜里,乌鸦依然要叫嚣。当莱耶斯望向窗外,那鸟的鬼魅,它依然扯着嗓子尖叫——永不复还!

【MV】darkness(r76无差)

http://www.bilibili.com/mobile/video/av4745437.html

如题。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