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唱

一个看了am7.0改动后衍生的脑洞,在am无限接近古神的力量之后,他们本身也近乎神化——所有凡人的情绪离他们远去,欲望与爱都不再。



设定参考电影超体中神格化的概念。



一把血淋淋的刀,毕竟这俩是我的OTP又是亲儿子。虽然边写边哭,但还是写下来了。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最后的结局…我希望不是。



可配合Zella Day的1965食用,http://music.163.com/#/song?id=28798452



UDMSxUDDK



艾伦诺尔x阿格斯



——————



“阿格斯,”艾伦诺尔的面孔是阿格斯害怕的那...

礼物

前言:这篇文有严重的瞎掰成分,设定是德拉诺平行世界的艾泽拉斯的某年。不要考据,非常的扯。圣诞快乐。

艾伦诺尔没想过穿越森林之后对面的景象会是如何,只觉得这小径让人莫名熟悉,他便沿着路一直走了下去,因此当金黄的阳光从将逐渐稀疏的枝桠缝隙间流淌下来,落在他的脸上,他毫无心理准备。眯起了眼,从一片强光的空白中甚至产生了烧灼的错觉。潮湿的泥土和落地的枝叶在脚下发出破碎的温柔声响,艾伦诺尔步入了光明,一部分光线透过他漆黑的影子,好似将他分割。

接着他看见,就在咫尺之处座落着一间房屋,从风格上来看那属于人类…而那确实也属于人类,貌似屋主的男人正背对着艾伦诺尔的方向砍着他的训练假人。

艾伦诺尔没再前进,尽管这或...

Wide Awake

Wide Awake


DMNND AU的番外:D

warning:这是现代au


发件人:艾伦

时间:10:25

内容:

老师,今天一起吃午饭吗?


从十点半以来阿格斯就盯着这条短信时不时地走神。这堂课被安排给他的一年级学生小组讨论,因此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发呆。


只不过手机从接到那条短信之后就再没震动过了,无论他发了几个emoji过去。


他几乎可以在脑袋里轻而易举地描绘出艾伦诺尔在实验室里对着一叠数据和器皿烦躁地皱眉头的样子。之前他有幸去参观了一趟他们的实验室,并且闲闲没事地在那儿坐了整整两小时,只看着艾伦诺尔。


阿格斯突然觉得自...

another story

another story


by n



艾伦诺尔合上笔记本。
播放器的指示灯瞬间熄灭,但他确定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忘记这段音频的内容。

“说吧,也许主会宽恕你的错误...你知道那天前来现场敲门的闯入者的身份?”

一些狂风呼啸的杂音,并不太清晰,也许混入了一些抽泣,艾伦诺尔无法确定。

“知道。”

杂音消失了,变成了死一般的沉默。

“...阿格斯.范德伦。”

一声冷哼。非常刺耳。

然后是扣下扳机的声音,枪响,重物倒地的声音。再无其他。

---

得到音频以后艾伦诺尔以实验繁忙为由,申请最近一个执行击杀任务的成员为他顺...

Au

warning:这个是现代au


by n


1


“感谢大家的参与,这周的课到此为止。”


阿格斯关上点名页,默默叹了口气。

整整七个红叉,除了开学第一周外,那个学生就没再露过面。


第四周的论文倒是按时通过在线系统交了,评价尚可,结果成绩单就这么一直夹在阿格斯的文件夹里发不出去。第九周就该轮到那个学生讲演了,但对方会不会按时出现,阿格斯真是没底。


艾伦诺尔.斯特拉蒂瓦里。阿格斯回想着点名页的证件照上平静的脸,收起文件夹,在学生们此起彼伏的“周末愉快”声中离开教室。


---


单身汉的日子总是简单很多。将塑料袋里的东西依次放进冰箱(番茄、土豆、意大利...

主线4

by n&xdkk


4

阿格斯没有指望第二天早晨还能见到牧师,实际上他甚至没指望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但奇迹还是发生,虽然刚下过暴雨令窗外看来昏暗无光,但那个初次见面的同族仍然在身边蜷缩地睡着,眉头微微皱着仿佛比死骑还要疲倦。

 

阿格斯有些不知该做何感想:理论上他不希望和任何一夜情的对象纠缠不清,但艾伦诺尔却有说不出的不同。他伸手抚开对方垂下的黑发露出睡得不甚安稳的脸,日光下没了暗影的掩盖便显得易读了许多:大概是死后立刻就被复活的缘故阿格斯还能想像出牧师生前的轮廓,平和得不像死于沙场--但若不是前线,又会是哪里?艾伦看来老练果决,而且幽暗城近来刨开坟地复活的,...

主线3

3


两人离开大厅时桌上新点的酒几乎没碰过,他们却像是被酒精冲昏理智的醉鬼黏在一起仿佛真的期待着一场如火如荼的酒后乱性。房门重重摔上,牧师被死亡骑士压在墙上重重亲吻,阿格斯似乎把理智都留给了控制力道一样,吻得几乎狂热。


牧师的反应比阿格斯想象中得来得好太多太多,使他即使在累了一天后愿意再把自己的夜晚投入一场兴致高昂的一夜情里。这很好,除了名字,他不认得这个亡灵牧师,对方的话也少得可以,也就说明这很可能成为一场干净利落的鱼水之欢。前后他们的对话就只有名字和“你的手伤了,来我这里包扎吧。”


阿格斯在心里又给艾伦诺尔加了几分,高超的搭讪技术,牧师专...

主线2

by n


2


艾伦诺尔没想过能在这里遇到贝尔蒙特随口提过的人。准确地说,死人。但这并不特别令人惊讶;每个流离外域的冒险者都有故事,而死人们总是拥有最多的故事。


不过艾伦诺尔觉得自己是个例外。他没有什么值得述说的经历。贝尔蒙特固然是个幽暗城内广受尊敬的大人物,但艾伦诺尔和他也说不上什么交情;前者是个小有名气的草药商人,因此有些生意上的来往就很正常。艾伦诺尔还记得那天的天气不怎么好,延绵的小雨下了一周有余;这让他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药物的除湿工作一向令人头疼。然后贝尔蒙特出乎意料地上门了,保持着盗贼出身带来的一贯的低调和谨慎--艾伦诺尔知道他兜售的大概又...

主线1

1


死亡骑士平躺在旅店的床上,虽说是床实际也只是垫了一层床单的木板子罢了,他的身下床单被骨头硌出几道破口,而他的身上还粘着某个醉鬼的精液。不过他是一点都不在意,把头偏去右边是刚才那几个大醉的男人,左边则是长型的窗,外面是颜色陈杂的虚空,罩在外域的上方,也勉强能算是天空。


六年前他躺在几乎相同的位置,手边同样躺着几个人类男,不过那时候他的骨头不会硌破床铺、也不用随时把剑柄压在够得着的地方。


在阿格斯反复被改变的生命上限中他已经不能准确判断六年到底算不算长。就像是站在勒忒的这端他远眺着距离暧昧的对岸。时间的概念被模糊,究竟离他多远、或是多近,他...

三十字微小说

三十字微小说

就这样吧20字写不出来(……)
艾伦诺尔X阿格斯

01 Adventure(冒险)
阿格斯曾经趁艾伦诺尔睡着的时候偷偷把头凑到催心魔旁边。

02 Angst(焦虑)
艾伦诺尔觉得阿格斯总有天会被吃掉。

03 Crackfic(片段)
暗影魔鬼的残骸在他手里,干燥的,出乎意料的触感。

04 Crime(背德)
“圣光一定有说要善待人.....嗷!!!”
“想死我成全你。”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我要去找瑞文戴尔。”
“半身人可不太会骑马?”

06 Death(死亡)
艾伦希望它不要第三次发生在阿格斯身上。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清单:
移动冰箱1/1
活化钢5/5
稳定的闪电...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