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10.

J.


一餐饭吃下来倒是和从前完全一样。

鲁维克静静地咀嚼。长长的餐桌上他和萝拉保持着多年前的习惯,坐在属于各自的座位上,父亲的座位上则空无一人。虽然他们还没做作到要在空位前面摆上一副餐具,但是他们寂静得就像俄涅斯托还坐在那里,刀叉和牙齿都在绝对得体的无声中运作着。

食物还和过去一样淡然无味,精致地摆在餐盘里面,不仅看起来,吃起来也是和装饰品相当的。

鲁维克有些想念塞巴斯汀做的卖相糟糕的炖菜。

碧翠丝就坐在他的正对面,不过鲁维克一直垂着眼睛看着他的盘子,除了进屋时候冷淡的招呼以外,母亲没有再说过第二句话。但鲁维克很是习惯了,他根本没期待他的母亲会和他对话,母亲向来沉默。只是可怜了萝拉,她大概是整张桌上最彷徨无助的人,鲁维克能感到她不断地向他使眼色,试图打破僵局。

我们很久以前就说过,鲁维克愿意为他的妹妹做任何事情。

"母亲,"鲁维克开口,缓缓地将视线从盘底上移:"您身体还好吗?"

鲁维克今年四十,他的母亲再两年便步入古稀。碧翠丝的头发几乎白全了,只有很少的几根黑发还掺杂在头顶,但依然是一丝不苟地挽着;她年轻的时候和萝拉有着十分相仿的面貌,如今却和鲁维克要来得更像了。在这般的年龄,她依然美丽,尽管岁月催人,但因为她极少变化表情,皱纹也很不明显,只是她的皮肤变得更薄,比鲁维克印象中的要来得更脆弱。

碧翠丝没有说话也没有和鲁维克对上视线,他的问候像是一枚丢进无底洞的碎石,连回音都听不见。

"医生说母亲状况良好,只是太过疲倦需要多多休息....是吧,妈妈?"萝拉慌忙地想要救场,她代替碧翠丝回答了鲁维克已经知道了的答案。那声叫唤引来寡妇几乎看不见的颔首。

鲁维克觉得这样就够了。他以安慰的眼神看向满脸窘迫的萝拉,他想告诉她:这没有必要,他和父母的关系早就无药可救了。

"鲁本,和妈妈说说你现在的工作吧?她很想知道呢!"萝拉还没放弃。

鲁维克知道那是一个谎言,但他不能否认自己或许是需要那个谎言的:"我现在在灯塔生化研究所工作,主攻脑部研究。"仅仅是这样一句简单话,就让鲁维克胆颤心惊。他还从来没妄想过能维多利亚诺宅的餐桌上说出来——谁会预料到那个独裁父亲突然的去世呢?

突然又是一阵紧张的寂静,像是暴风雨前夕那样,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们都太习惯了。这个家的人都太习惯了。几乎是他们的本能,去避讳某些不该出现在这个家中的字眼。

只不过现在再也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了。

想必碧翠丝也并没有预见这句话的出现不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她被压抑了太久,根本没来得及意识到俄涅斯托已经不在餐桌边上了。

此时她如同大梦初醒。

"研究?"她的声音颤巍巍地,并非因为她上了年纪,而是某一种鼓起勇气的兴奋令她的文字颤抖:"你还在做研究吗?"

鲁维克和她黑色的眼睛对视了,她的双眼像极了萝拉。

"是的。我还在做研究。"他并没有费更多劲力去说话,甚至音调也是最普通的平缓,但是一瞬间内,仿若魔法,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嘹亮,温柔地飞舞起来,仿佛乐章一样,打开了维多利亚诺宅每一扇紧锁的门扉。

那双和萝拉相似的眼睛也因鲁维克的声音而闪闪发亮,漆黑宛若夜空,点缀上了明星。多么神奇,仅仅是这个变化就照亮了她黯淡的面容,她看起来更加年轻了,皱纹完全地消失,脆弱的皮肤不再如同枯叶,只是透明得像是蝉翼。"你还在做研究。你没有放弃,"碧翠丝自言自语似地轻叹:"太好了。"

萝拉松了口气,她看向鲁本的时候发现他有些颤抖,虽然十分十分细微。她看得出他的兄长在挣扎,在接触那他从未没有想过的东西。这一切会很难,不论对于母亲还是对于鲁本,可是这是个好的开端。

她知道母亲从来都是和她一样是爱着鲁本的。

因为他永远是那么的完美。


鲁维克又呆到了傍晚才走,他和萝拉对下人嘱咐了碧翠丝需要关照的要点,又留下了紧急联络电话,才出门去开车。

在门外的阶梯上,他被碧翠丝喊住。

“鲁本,”母亲生涩地说:“多回家看看。”

坦白说,鲁维克感到非常的别扭,即使这个称呼被他的同事还有萝拉以及塞巴斯汀使用,但从碧翠丝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和任何人都截然不同。在难受的同时,鲁维克却又在阶梯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令人舒适的暖风,爱抚了他的脸颊。于是最终他深吸一口气,还是回复了:“我会的,妈妈。”

此时天虽然已经黑了,但不知为何天空却要比早些时候更加亮。有可能是城市里的灯光照亮了它,不过萝拉更倾向于相信别的。她还有些肿的眼眶已经阻止不了她微笑了。萝拉开心地钻进了鲁维克的副驾驶座,连打开电台时随机到的流行音乐都变得不难么难听了起来。

鲁维克不舍得让萝拉自己坐地铁回家,即使住在截然不同的方向,他也坚持要载她回去。

“谢谢你陪我来。”红灯结束的时候,她飞快地在鲁维克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男人愣了一愣,急急忙忙地踩油门过了马路后才绽开微笑:“不,谢谢你,萝拉。”

在他们开过后,又有数辆汽车跟着他们的路线驶过,早些时候市里下雨留下的泥泞水洼被溅得四处飞射,让原本缤纷绮丽的灯火也染上了污迹。









 
评论(10)
热度(38)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