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说个故事

非常非常老的一篇鬼泣同人。


D/V←N←D


充满了单箭头和炮友的故事,写这个的时候,官方还没有公布V是N亲爹。大概就这样。


第一人称,超雷人,慎。


——————


跟你说个故事


 


 


今天的大半夜很无聊,没有鬼,夜猫子睡了,醒着的去泡吧了,所以我就跟你说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叫但丁的男人,他有个双胞胎兄弟,他们老爸是一个牛逼的恶魔老妈是平凡但人见人爱的大正妹。但丁跟他哥哥维吉尔一直打架,即使他们感情没那么差。兄弟俩在夜里身体纠缠地翻滚,互相啃咬好像多恨对方似的,傻逼男人的玩意儿我哪懂,装成那死样子意义何在。可能是耍帅吧?真希望他们妈妈教会他们坦诚后再死,可惜太迟了。



反正他们乱七八糟的事情做多了,但丁也不觉得有什么。年轻的他大喇喇的,神经粗得跟下水道似的,不知道是不是也装出来。他从来不叫他哥,一直叫名字,维吉尔维吉尔的,絮絮叨叨的时候真的很烦,你会恨不得抽他一嘴巴让他安静,即使这样但丁心里还是把维吉尔当作兄弟了,曾经有两次但丁以为维吉尔死了他都哭了;爸爸翘了妈妈死了哥哥也嗝屁,虽然他不会说,但感到自己是一个人。


他生命里曾出现过三个御姐两个男人,可惜的是但丁和那些女人们除了一个发了卡一个退避三舍一个同居有肉体关系外就没别的了。但丁不是不爱她们。他先认识蕾蒂,可是她太恰了;之后他们是在被讨债及讨债中维持感情的BBF,直到身为人类的蕾蒂生命终点。再来是崔西:大正妹身材倍儿棒,虽然她长得像但丁妈但这不影响他们在相识的百年之中找到机会上床,如果要定位崔西对但丁的存在意义,会是床伴,还有最敬爱的妈妈。听说还有个非洲妞,但丁当年跟她怎样了我不清楚,大概是相知相识发卡下次见这样的进程,我就不再多说。总之友情亲情还有路人爱,但丁是爱她们的。

故事到这里,够聪明的你也许会反应过来我要讲基佬们的故事,辣妹们的戏份不会有更多。
让我说但丁,我不会讲他是个同志。他比较像变态,对男女都硬得起来,他跟他哥滚过床也跟各种不同的妹来过。他败在唯一真心喜欢的家伙是个男人,还是个不喜欢他的男人。


那家伙是个毛躁的小子,长得跟年轻时候的但丁有点像,虽然个人觉得但丁更帅。尼禄也有头银发是个半魔,一手是恶魔爪子吸了阎魔刀――也就是维吉尔的刀,他跟维吉尔魔化起来很象,蓝乎乎的。人都是自恋的,即使他跟但丁曾经有点诡异的暧昧不清,他在后来维吉尔回家后莫名其妙地深爱上他。


荒谬至极,即使尼禄知道维吉尔爱但丁。


故事情节迅速地往同志八点档肥皂剧发展,一个黄金三角,不过没有太多人知道但丁爱尼禄,这就像个该死无聊的猜谜。


尼禄是个傻逼所以他当然不知道,同时他也很纯情,看着日复一日但丁维吉尔上床,他觉得兄弟俩就是两厢情悦的。他也曾经买醉过个三四年,毕竟他真的爱着维吉尔。醉醺醺他跑到但丁那儿跟他打架醉昏过去不知道后续。他会半昏迷地摸着双胞胎那张一样的脸沉吟维吉尔的名字。这是多么可笑的事,直接导致了但丁从来只是把醉鬼尼禄塞进床铺再没有下一步。


很快地许多年过去了,但丁还是该和谁搞和谁搞,等他遇到非洲妞儿的那时维吉尔早就又一次飞身进入魔界华华丽丽地自杀了,至于那个爱着他兄弟的尼禄也消失不见,这么多年应该也是死了。从来总是有很多人说爱但丁,谁不爱呢,他这么帅。他们都说爱他,实际他们更爱自己,每个人都以各种借口离开了。


但丁笑着喝杯里的酒,他扯蛋一样跟我说尼禄不要他这样的好男人是人生一大败笔。我没刁他,沉默地躺在武器架上,都多少年了。这鬼地方还是只有他跟我,一把冰冷兮兮的叛逆之刃。


瞧,他又在哭了,谁去抱抱他好吗?



 
评论(1)
热度(3)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