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d Have Known

我要写fluff我不管。不要拦我,ooc也不要拦我。哼。

标题取自lilly allen的歌,au,hayziio
——————————————————



0.
Haytham有一群非常让人窒息的朋友;这是Ziio清楚知道的。不是,她指的绝对不仅仅是他们的古龙水,还有他们大笑的方式,和高谈阔论、不可一世的说话方式,“印第安野女人,”他们中的一个这样评论她,她听得一清二楚。所以,她想,她怎能和这张人的朋友交朋友呢?她用余光看了看Haytham,那时他正好在给车轮换胎,半束阳光洒在他柔和的英国面孔上,他更加好看了;所以,Ziio又想,也许这事情还是有商量余地的,毕竟Haytham从不喷难闻的古龙水,更不大声喧哗。

1.

他是她的邻居。


Kenway家在这个街区住了很久,远在Ziio出生之前就搬进来了。那家英国人有个大姐姐,但她向来冷面,所以ziio自然是和与自己年纪相近的男孩玩在一起。Haytham小时候是个十分漂亮的娃,眉清目秀,留着长长的黑头发,拿条红色小绳子扎在脑袋后面,一双大大眼睛缀着长睫毛,跟在ziio屁股后面口齿不清地喊她名字。


那软嫩模样太可爱了,以至于当Haytham在离家15年后回来时,ziio的第一反应是惊恐地瞪大了双眼,节节后退,玉指一伸,难以置信地问:“你怎么长成这样了?”


这不能怪ziio。她一直以为和她翻小绳的是个女孩。


对,女孩。


所以她也从来没把“我长大后要娶你”之类的承诺放在心上。


2.

Haytham Kenway在小学后就去英国就学了,直到大学才回了美国。这期间Ziio的邻居先生一直是Edward Kenway,俗称Haytham他爹。噢,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实际上,Edward是一个非常好的邻居,尽管他会在自家房顶的风信鸡上晒鱼干,但他是会分享的那种人;十五岁的ziio带着闺蜜回家玩时,edward拎着他的咸鱼向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给了她一个被帅晕的闺蜜,还有,当然,那一沓鱼干。


如此这般,即使芳龄21,Ziio还是很喜欢Edward叔叔的。在感恩节时(虽然她家不怎么过感恩节),她会拿着亲手做的鹿皮手套送到kenway家门口。


去年此时,Edward一如既往开心地接下了,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一排白牙,然后神秘兮兮地将她拉到一边:“虽然不好意思,但是Ziio你可以在多做一双吗?”


“当然。”她想也没想地答道,毕竟一整只鹿能做出的手套数量超乎任何一个英国人的想象。


“你还不知道吧,Haytham马上就要回来了!”他雀跃地补充。


当时Ziio和Edward一起在原地发出了小小尖叫,绝对不只是Edward的感染,想到那个小姑娘现在必然和她姐姐一样是个黑发大美人,Ziio不禁和他一起一样兴奋起来。


然后她就带着这样的心情回家了,睡前还开心地拿红色丝带把鹿皮手套包装起来,安放在枕边。




tbc

 
评论(11)
热度(42)
© PW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