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cubus and his hunter【McCreaper】

群里猎魔人/魅魔AU脑补出来的段子(对又是段子)…慎




——————————




先是痛苦的嘶吼;其次是古老的文字自皮肤之下刻出灼红蜿蜒的痕迹,如同现失乐园的焦土上爬行的毒蛇,由里到外;最后是血肉烧焦的气味,难以描摹,但麦克雷怀疑,那位圣洁少女被烈火吞噬的时候是否也发出了如此的臭味。

这可是大逆不道,将圣女与眼前污秽的魅魔作出对比,虽然他一点都不在意,但是……他在内心挥去那一丝走神似的猜想。

莱耶斯的脑袋在地上。嘴张着,不为别的,只为了发出吼叫。魔力被咒语快速地抽空与压制,他的牙也就露了出来,仿佛锥刺一般的尖锐牙齿,缝隙之间流出唾液,很快就淌了一地。向下倒着的躯干,匍匐一般的肩膀;在杰西麦克雷的角度看来,他仿佛臣服。但不,莱耶斯依然在诅咒他,痛苦之中,狂怒之中,咆哮着,喷吐世间最恶毒的言语,像是飞溅的毒液——只可惜他的魔法全部无法作用,否则麦克雷恐怕已经粉身碎骨了吧。

“给我我要的,你就可以解脱了。”麦克雷对他的诅咒这样回应。

“决不!卑劣的凡人,我必让你受尽报应…”

杰西麦克雷没有等他说完,几个安静的咒语打断了魅魔的言语,字眼爆碎成为撕心裂肺的惨叫,符文侵蚀的部分冉冉冒起恶臭的黑烟。“那你也得挣脱得了这个。我杀不了你,但是我有很多办法折磨你,”他的语气就像是讨论啤酒上的泡沫那样轻松,猎魔人蹲下来,他的粗糙的手指掠过那张凶恶可怖的嘴脸,画过莱耶斯的下颌, 最终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他的视线和咒文没有两样,也如锋芒,在莱耶斯被无数纹痕爬满的赤裸身躯上移动。他能看见魅魔因为绝望的欲求和流下的潮湿,就和他的唾液一样让木质的地板色泽发黑:“而你是知道的,我说的是真的。”

他看见恶魔的眼中闪烁了瞬间的无疑是恐惧,再之后,那漆黑的眼眸里,除了自己的倒影以外,剩下的只有痛苦和贪求。是的,是的,他把握着魔鬼的弱点。

“来吧,告诉我你的名字,”麦克雷的嗓音在夜里沉得像是枯木粗粝却顺畅的外皮,也许枝头还倒挂着死人的尸体。他循循善诱:“告诉我,我就会满足你。”

麦克雷早知自己是无可救赎的罪人,但他不清楚,是否他能比魔鬼更要邪恶呢?那样污秽的他又是否会遭到天谴?还是他敬爱的父早已遗忘了他?

他没有答案,有的只是那无数的令莱耶斯哭喊的方法。

评论(3)
热度(55)
© PWN|Powered by LOFTER